博士不堪导师奴役自杀,谁之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2:28

西安交大博士杨宝德,因不堪导师奴役,于2017年12月25日在灞河投河自杀。杨宝德女友在杨死后,变身为圣斗士,向杨的博导周筠给男友之死讨一个说法。杨女友认为博导周筠对杨的压榨与奴役是导致杨选择自杀的主要原因。随后还曝光了杨宝德与导师周筠的微信聊天记录,话风简直是颠覆了我们的三观,对博士这一群体的学习科研环境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同时也暴露出了高校导师与硕博之间的尖锐矛盾。

博士杨宝德之死,让人唏嘘不已。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对培养一个博士,需要花多少心血与资源?我们在为其伤心的同时,也要认真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一个在读博士不惜以死为代价来进行抗争?近年越来越多的在校博士患抑郁症、自杀,谁应该负责任?

有人说那么多博士,毕竟患抑郁症、自杀的是少数。仅仅是因为导师吩咐他们干一些与科研无关的工作,帮助导师处理其私人事务,或者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科研没有进展,患上抑郁症或选择自杀,只能说其本人太自私脆弱,心理素质不够强,完全是逃避现实。你有选择自杀的勇气,为什么没有选择活下去的勇气?持这种观点的人,一般都是局外人,没有经历过读博那段黑色岁月。读博,意味着迈向深渊。那深渊就是人类知识的边界,前面漆黑无比。科研领域的未知,再加上导师的奴役,难道我们不应该多给予他们关心与帮助吗?但现实恰恰相反。

博士杨宝德之死,更多是暴露了高校导师与博士硕士之间一种不正常的人生依附关系,导师对学生是否能够顺利毕业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并且这种决定权不受任何监督。学生受到不公正对待时,任何一个高校都没有提供可以让学生进行反馈、获得帮助的渠道。把博士硕士生作为廉价劳动力、生活秘书使用,这一现象已经成为中国高校硕博培养的共识。在这种培养模式下,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忍,满足导师的各种合理与不合理要求,直到顺利毕业,从此与导师永不相见;还有一种是奋起抗争,远离导师,代价就是放弃学位或者生命。前面一种是大部分人的选择,有血性、纯粹的人一般会选择后者。杨女友在诀别中说到:杨宝德是一个纯粹的人,别人无法理解。

为避免更多的博士杨宝德之死,根源还在于改革高校硕士博士培养模式,限制导师对学生的生杀大权,削弱这种类似奴隶社会才存在的人生依附关系,同时建立健全学生援助渠道,使得学生在遭遇不公正对待时,可以获得帮助。一条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杨宝德之死,是因为其女友据理抗争,该事件才得以曝光,博士自杀,并不是个案。造成杨宝德之死的原因,有导师奴役、有硕博培养模式缺陷、有自身原因、有反馈援助机制缺失。我们发现,这么多原因,却在法律上找不到任何一方为其死亡买单。逝者已矣,希望杨宝德同学事件能够给教育部门、给导师、给在读博士、给高校提供警醒,引以为戒,避免更多类似事件的发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