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的脑残粉不会明白,当下大学生的现实有多残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4 03:11

电影《无问西东》一上映,就有不少人刷屏感慨,那时候的人们理想多伟大、意志多坚强、精神多不朽……云云。然后以此比较当下大学生,是多么的平庸,多么的肤浅,生活只见眼前的苟且……云云。

笔者在此就不搞什么人身攻击,且不说电影好不好,且不说有没有营销团队作祟,就说以上那一番思想倾向,我就笑笑——发出那些感慨的人大多数本身也是大学生,你我为啥有那样的地步,咱心里还没有数吗?

早在约一年前学校的形势与政策课程中,笔者在结课论文里就探讨了如今大多数大学生没办法像《无问西东》中的清华大学生亦或现实历史中更多的大学生那样抱负远大理想、为国家和未来奋斗的影响因素。当然,如果你说笔者观点不明确或以偏概全、偷换概念,笔者也没意见,前提是你要有说服力的观点和理论反驳笔者。

——有关杨振宁对“钱学森之问”的回答的个人看法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我国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生前接受温家宝同志的探望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而这个问题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国内教育界人士曾屡次试图破解钱老生前留下的这个问题,但总是找不到一个令公众满意、具有建设性的答案。

目前比较有公信力的解答,是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教授的观点——2015年4月18日,杨教授受邀于中国美术馆,主讲“大师讲大美”系列学术讲坛,被问及“钱学森之问”时指出,西方的科学发展到今天,有三四百年的传统,中国想要在三四十年里把三四百年的传统浓缩起来一下子发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换句话说,并不是说中国的科学发展没有前途,而是说要有一个时间,不能太着急。在杨教授看来,“中国科学的发展不是太慢,而是非常之快。”这个观点被认为客观、中肯地回答了“钱学森之问”。

对于杨教授的观点,笔者有一分为二的看法:假如这是对钱老的回答,那确实客观中和,也能让钱老不留遗憾,毋庸置疑;但如果这是对整个中国教育界乃至中国社会的回答,那么这个答案可能还不太全面。中国校园教育对社会的作用不仅取决于教育制度及条件,也取决于作为培养对象的青少年自身的方方面面。杨教授长年在美国生活钻研,回国后又继续投入于科学研究事业,对祖国青少年群体当今现象的了解可能不及作为其中一份子的笔者。

杨教授说中国的科学教育“不能太着急”,从理论上看,无可厚非。就拿令杨教授扬名的诺贝尔奖来说,近年来诺贝尔奖获得者趋向于“老龄化”,这是因为无论哪一个行业,即使在一个学科的细分领域,也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做同样的研究,而诺贝尔奖各项将评选委员会执行相当高的验证标准,一个重大突破被发现后,需要等待很长很长的审核期才可能被评委认可。这就意味着一个学者的研究需要经过数十年的评估审核后才能摘得诺奖。除了诺贝尔奖委员会,世上任何权威性强的组织机构对于任何一项重大发现或事业贡献,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才能决定是否对其进行奖彰和宣扬。由此可见,人才的培养和成就需要一定的过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问题是,由于中国近代及现代初期的历史遗留问题,社会的发展并非循序渐进,而是经过断层后,为了达到与国际接轨的目的,快马加鞭力争上游,慢热的人才培养已难以满足于其;另一方面,在市场经济的驱使和国外文化的影响下,一些技术文化门槛低、但看似获利迅速的行业开始兴起,在职业环境、社会舆论和文化影响等方面对学术钻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让一个家庭并不富裕、收入不稳定或者低收入的青年人作一个选择——是选择将宝贵的青春付诸于不知道能不能成就自己、奉献社会的事业研究,还是趁早找一份收入可见可把握的工作以解决温饱问题?正常情况下,这样的青年人会选择后者,没有为什么。

而不用担心家庭经济和收入来源的青少年群体就真的会把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投入于学术钻研吗?笔者认为未必。原因倒不是老生常谈的“骄奢淫逸”,而是和这一类青少年的家庭背景有关。笔者根据个人了解大致总结:很多(不是全部)“白富美”或“高富帅”的家庭出身情况基本就分两种,一种是父母早年通过各种各样的不可描述的方式发家致富,而这样的父母往往时不时向儿女灌输自己早年在社会“摸打滚爬”积累的“潜规则”经验,教导子女做人要先学“精”;一种是父母为人坦荡有原则,最终也成就显赫,但在奋斗的过程中,经历了各种辛酸和磨难,虽然他们中有一部分人还会让子女经受社会的风风雨雨,但大多数这样的父母不想让子女重蹈覆辙,和自己当年一样遭受中国社会的“蹂躏”,于是他们尽可能对自己的子女进行“出口式培养”——所有高要求的教育方式都是为了让子女将来可以凭借足够的才能去国外深造、谋生甚至成家立业,远离他们眼里泥沙俱下的中国社会。这样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子女中,前者会把上一辈的“潜规则”带到校园,影响校园风气,使原本积极的教育政策在实施中受挫,不能达到预期的教育效果;后者很难和同龄人产生真正的友谊并且在学习生活上互帮互助,有也往往是浮于表面的、虚伪的,他们取得的成绩往往不能为同龄人带来实质性的影响,能不引人“攀龙附凤”已是万幸。这一类青年人中,不排除有人学到了真本事,但总的来说,他们肯定不是钱老乃至中国科学文化领域需要的“杰出人才”。

今年(注:指2017年)5月,知名“毒鸡汤教母”咪蒙的一篇公众号推文《咪蒙:我为什么支持实习生休学?》一经发布,就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有人认为,这篇推文是在鼓励大学生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不被应试教育束缚;有人认为,这篇推文是在怂恿大学生断送求学道路、急功近利,影响是消极的;也有人认为,其实咪蒙想说的不是“所有大学生都可以休学”,而是“对自己所学专业和课程不满意的可以休学”,旨在鼓励大学生找准自己的定位。笔者对这篇推文及咪蒙的本意不置可否,但看到这篇文章引起那么大的争议,无数人对之赞同或反对,不禁感慨:再过若干年,我们这些“未来的栋梁”中,耐得住长年雕琢的,又能有多少?

也许,在解答钱老的那句“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之前,应该先解答“我国社会是否重视人才”以及“我国青少年是否意识到或者相信自己是人才”。笔者不明白谁能解答这两个问题,但绝对既不是笔者这样的小字辈,也不是那些常年待在中国或外国的象牙塔里就着数据做文章的“大师”。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